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全職|韓葉】距離 之 差一點

就差一點點就能解決那個傢伙了,但也往往就差那麼一點點,就又被他溜走了。想要抓住葉秋是那麼難,韓文清彷彿試了千百次,卻總是差那麼一點點。


十年的榮耀職業生涯,再加上之前在網遊中的相爭,韓文清對上葉秋——如今已換成葉修的這個對手,心中的戰意從未熄過。


從初次交手開始,他就鬥志高昂,每次交手都全力以赴要把他打趴,但是一次又一次,總會輸在那麼一點點的距離上。有時是時機,有時是一個操作,有時只是一個不經意的小細節……明明自己已有勝利的感覺,卻又總是在最後一刻看到失敗的畫面出現在自己眼前,讓自己一再地想把那屏幕打爛。


他不是沒有贏過,只是那些贏來的次數卻填不滿他想戰勝那傢伙的願望千分之一。那些一次又一次只差分毫就可戰勝結果卻失敗的懊惱他試得太多,嚐得太多,成了他追逐葉修永不放棄的動力。只要一日在榮耀,他都不會放棄去約戰葉修,去想盡方法打敗他。


十週年的全明星,他沒想到的是竟然能跟葉修這傢伙同站在舞台上,甚至成了合作的團隊隊員。這個他想抓住的對手,他抓了十年仍然抓不住他,卻沒想到要在這一次成為同伴,果然時間能帶來的,不止是習慣和理所當然,也是會有意外的。韓文清如上此想着。


想到葉修退役那段日子,他像是突然失去了一個目標般的空虛,能看到他的歸來,他不禁也感概萬分。他和他能繼續戰下去的時間或許已不剩多少,只是一日仍然可以戰鬥,他一日也不會放棄,不會放棄去追逐這個傢伙。打敗他仍是韓文清心裡最渴望做的事。


不過在這一刻能够近距離一起作戰,卻也是一次很有趣的嘗試。讓大漠孤煙站在君莫笑的身邊成為團隊,他和他坐在同隊的賽台,這樣的近距離,也許就只有這一次了吧。韓文清不知為何有這樣的預感。而後來也證明了他的這預感成了真實。


看着屏幕中君莫笑跑去牽制對手的身影,他很克制地不讓大漠孤煙的拳追逐君莫笑而去。他才明白為何葉修在上場前特別要他離他遠一點,說是為了避免自己的攻擊招呼到他身上去。這麼多年的宿敵心情,真的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只要在場上看到對方的角色,他的目光忍不住就會鎖定對方的角色。為免做出攻擊同隊的笑話出現,韓文清只好專注在對付衝過來的一葉之秋,那個曾是宿敵的角色,如今已換了操作者的一葉之秋。把攻擊集中在這之後,他才漸漸能放鬆不再去想找君莫笑一戰的事。


然而把精神集中在一葉之秋後,多年養成的對一葉之秋的全力以赴卻也讓他沒怎麼理會防守,他只想要把對方早點擊殺。最終他在場上的拼博使他成了喻文州之後第二個離場的角色。君莫笑的嘲諷他看到了,卻也只能苦笑着看自己的角色倒下。葉修對他的影響,他不想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


總是追逐着這個他認定的對手,不斷追逐着,總是以為距離拉近了,就要抓到他了,卻又發現對方再次往前邁了一步,走向他還沒到達的位置,他只能繼續追上去,繼續伸長他的拳頭去嘗試拉近那麼一點點的距離,不論多久,他一定要追上,這是他唯一的目標。韓文清對此有着無比堅定的意志。



﹣﹣﹣﹣﹣﹣﹣﹣﹣﹣﹣﹣﹣﹣﹣

雖然看完了,但有好些地方覺得有趣,於是又重刷了一些重點。十週年的全明星賽那段很有趣,尤其是叶修的攪亂讓這個變得很有意思,也有很多可以描寫的心情,總覺得不同人對叶修的想法雖然沒有詳細寫出來,卻又能給人很多的想像空間,所以我想來寫點以距離為題的想法。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