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殷尊】醉

算是一篇原文擴寫的同人文,有少量改寫之處,也有點OOC。

參考<龍圖>第432﹣434章。

﹣﹣﹣﹣﹣﹣﹣﹣﹣﹣﹣﹣﹣﹣﹣


「明明是個受氣包,為什麼你比我受歡迎?」帶着酒氣的聲音讓殷侯有點無言,天尊喝醉了。

天尊喝酒很少喝醉,但是這次卻因為被自家徒弟灌了那什麼三杯醉的酒,結果真的喝醉了。也因為喝醉,他竟然一反常態,把一些平常在他面前也甚少說的話都說了出口。

被外孫和玉堂撩起換心魔那件舊事,他交待了前因後果,只是在敍述之外,沒想到天尊因為喝醉卻也抖出了不少他平常很少說的話。

談到費韻時,天尊還巴拉巴拉唸出一長串人名,說都是暗戀他的人。那些名字,他自己都沒印象,明明平常都是一副什麼都不記得的呆樣,為什麼那麼多人名卻記得那麼清楚?殷侯感到非常奇怪。

「我年輕的時候明明比他帥,為什麼所有女人都喜歡他不喜歡我?」天尊的疑問不禁讓他想起過往。

其實天尊不是沒有人喜歡,只是他並不知道別人喜歡他。妖王在時,他的眼中只有妖王,從不看別人,而且除了妖王,他看人的眼光都是冰冷的,再有情的人面對他那樣的眼光都會失去想喜歡他的心情。

而妖王不在後,他的狀態是那般不穩定,也就更難看得見別人的喜歡了。後來就算情況穩定了下來,他卻變得一直像在發呆的樣子,總是活在人群之外,沒有什麼人能進入他的心。而且他的外表還那麼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像個仙人,自帶了一個界限,沒有人能走進那個界限,自然也就沒有人能走進他的內心。

想着這些之際,他已經把天尊帶回房了。

喝醉了的他一直重復碎唸着一些讓他無言的事。「明明…長了張欺負人的臉……卻不好好利用…反而像個受氣包……要不是我幫你查,那個費心還不知道要讓你背多少鍋……你為什麼都不解釋?」因為喝醉,他無奈看着天尊佔了他的床,抱着被子滾來滾去的。他只好熄了燈去睡他的床。

只是沒睡多久,他就感覺到天尊又爬過來他這邊,抓着的衣領問:「你為什麼都不解釋?」瞇着眼看他的眼神在隱約的光線中帶着微光,卻又帶着醉意的迷光。「只有我能欺負你,其他人都別想…」說着便俯下身吻住他。

他其實可以推開他的,只是想着他一直以來對自己的維護便放下要推開的手。

那些正派人總是把所有髒心爛肺的事往他頭上扣,就算他沒做,甚至被查出真相是與他無關的,也不見那些誤會了的人還他清白,流言依然盛行着把所有罪名扣給他。因為不喜歡解釋,也是懶得去理會那些人,他總是放任那些遙言亂放。只是每一次當天尊聽到有什麼新的遙言,他總是第一個跑來找他問造遙的事,也篤定地認為那些都是無稽之談。數不清多少次,他為了他而去查出那些所謂名門正派的罪行,也因為他鏟除了那些偽君子,也使得他成了所有正派之首。想到天尊對那些正派的嫌棄和對自己那正派之首的不屑,他笑了。

這人對他的維護,在平常從不表現出來,總是跟他在唱反調,他也常常被他的迷糊和任性弄得跳腳不已,但是這些都不足以否定他對他的維護。天尊對他的事,總是很上心。想着他不自覺地記着那些暗戀他的人的名字,他便莫名覺得這老鬼也是有很可愛的地方。

他和他在妖王不在後一直有着一種像是相依為命的覊絆,就算有時各自生活,也有很長時間不在一塊,他和他還是擁有彼此。

天尊的吻仍在繼續,沒什麼經驗的他生澀地吻着他。他伸出手按在他的後頸,忍不住伸出舌,含舔着他的唇,然後翻過身把他壓在身下。越吻越深,直到感覺他的氣息開始有點亂,他才放開他。輕輕撫了撫他的臉,感受着那因為酒醉而微燙的臉。

酒醉的他,變得比較乖巧,不再跟他爭鋒相對,被吻後也只是靜靜地順從着那份本能去感受。許是真的困了,氣息變得平穩之後,天尊閉上眼在他懷中睡去。鼻尖湊過來在他頸項的位置嗅聞,也因為找到讓他安心的氣味而沉沉睡去。想着妖王說他喜歡感受別人的味道的事,和年少時他故意拿鞋子整他的事,他再度失笑,然後摟着他一起進入夢鄉。


﹣﹣﹣﹣﹣﹣﹣﹣﹣﹣﹣

剛好這幾天重刷七歌案,看到換心魔的事,覺得天尊喝醉了好可愛,而且他竟然記得所有暗戀殷侯的人這點很萌,於是寫了這個XD

寫得比較隨性,就將就着看吧~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