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神鑑同人】章血塵 x 湯涯 02

上一篇是章血塵為視角,來個湯涯視角好了XD

篇名沒想好,就用編號吧 :P (也太隨便)

若有OOC什麼的,請選擇性忽略XDDD

﹣﹣﹣﹣﹣﹣﹣﹣﹣﹣﹣﹣﹣﹣


01

章血塵就是個瘋子。這是湯涯從初見就下的定論。

初見在四方台會,章血塵的每一戰,對手不是重傷就是喪命,湯涯看了幾場他的對戰,就覺得這一届的四方台會,章血塵是他唯一不能輕視的對手。當時他和章血塵都在金丹期的中期階段,而那一届也有幾個對手是即將突破至元嬰期的,可是都敗在了章血塵的手下。那也是湯涯第一次認知到逆修的戰鬥力是如何強於他們的修行級別。

他跟章血塵交了手,只是他沒有盡全力,而是用智取讓自己沒有輸太多。對於他來說,進入大荒是必須的,而他來參加四方台會不過是個過場,在已經私下取得藏閣的邀請之後,他只要不輸得太難看,基本上就確定會被選入大荒。這也是他後來為唐時開後門的原因,只要目的可達,手段如何予他來說都不重要。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更不願在與章血塵交戰時出現任何會影響他計劃的意外。

只是他的輸,章血塵似乎並不領情,甚至有種想逼他盡全力去戰鬥的意思,不過他還是巧妙的躲過了。或許也是因為這樣,章血塵在往後的日子,常常會找他麻煩,似乎不跟他決一死戰,他便不甘心一樣。這讓他在大荒的日子,變得充滿變數和刺激。


02

在大荒的日子,湯涯一開始在地下層磨了很久,為的是挑戰綠辭和希望能從綠辭的口中得到更多他想知道的事。對於章血塵的消息,他常常會聽到,知道他在逆閣以極快的速度一直升上去,就覺得自己的判斷沒錯,這人的確是個好戰的瘋子。

後來他放棄了和綠辭的糾纏,也逐步往上層升級,他便有了更多的機會參與到大荒內閣派來的任務,而那些任務往往會和其他閣的人一起行動。他在這些行動中總是會看到章血塵的身影。

他對章血塵其實沒有好惡,雖然覺得他是個瘋子,卻也認同他那樣的行事,甚至有時他也覺得有章血塵在,要辦的事情都會順利很多,因為章血塵對於礙事者是毫不留情的。他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但對於大荒其他道修的人那種自以為正統又虛偽的樣子非常討厭,而章血塵除掉那些人正合了他心意,所以每次出任務,若有章血塵在,他就知道事情能很快解決。

不過解決事情雖然順利,他卻還是會避免多跟章血塵接觸,因為章血塵總是想找他過招的事多少讓他感到困擾,他總是要變着法子去避開他,就算避不了要戰鬥,他也總會找能最快脫身的方式。這種接觸多了,他總覺得每次章血塵看到他都有種盯上獵物的感覺,而他就是那個讓他感興趣的獵物。


03

在藏閣的日子,湯涯憑着他的能力和聰慧一路順利往上爬,只是在這種順利之外,唯一讓人感到棘手的就是閣主皇煜的發瘋。

有些人在皇煜的發瘋之下往往會喪命,他很小心地應對,卻仍是不免被傷到。

有一次被閣主傷到,雖不算很嚴重,卻仍是讓他的靈力受到影響,在出任務時有點力不從心,結果在戰鬥中被幾個魔修重傷。章血塵當時也在,在他受傷後,章血塵便把那幾個傷了他的魔修一舉捏爆,而且他覺得章血塵似乎在生氣。平常他滅掉對手,都是以一種戲謔的態度去消滅對方,不知為何這次卻是生氣。

他的困惑也只在一時,因為傷得有點重,他昏過去了。昏倒前,他似乎看到章血塵抱住了他,讓他沒有跌到地上。

醒來時他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他感覺自己的靈力還沒恢復,想起來,卻覺得力不從心。

「你出來之前的傷是誰弄的?」旁邊突然傳來的聲音讓他驚訝了一下,轉頭看到章血塵正坐在床邊看他。

「我在哪裡?」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湯涯反而問了自己想知道的事。

「誰弄的?」章血塵追問着,語氣有點嚴厲。

「不關你的事。」湯涯不打算告訴他,「是你救我的?謝了。」決定還是要坐起來,先回去再養傷。

「說!誰弄的?」章血塵突然壓住他雙手,不讓他起來,逼近的臉看起來很生氣。「放開我,你問來干嘛?」湯涯掙扎着。

「說不說?」章血塵瞇起眼盯着他看,湯涯覺得他這話問得有點莫名其妙,便扭頭不回話。然而下一刻,卻被章血塵捏住下巴扭了回來,還沒抗議,便被章血塵的動作驚呆了。章血塵吻上了他的唇,甚至還不容拒絕地撬開他的嘴把舌頭伸了進來。因為太驚訝,他甚至來不及反應,任由他吻着。直到章血塵放開他的嘴,轉而舔至他耳旁時,他才聽到章血塵再度問道:「說吧,誰弄的?」聲音帶着點誘導和沙啞。他愣愣地回到:「是閣主。」

「皇煜?為何?」章血塵有點訝異。

「閣主偶爾會發瘋。」湯涯慢慢回過神,把藏閣的秘密告訴了他。而他也不知道為何要跟章血塵說。或許是因為剛才的吻,又或許是因為對章血塵隱約有了點什麼不同的想法。

章血塵似乎感覺到他的軟化,放開了他的手,坐起身,伸手摸了摸剛剛被他吻過的唇,眼底閃過一絲笑意。遞給湯涯一顆丹藥,再扶起他,讓他能好好調整氣息。「你還是在這裡先養好傷再回去吧。我陪你。」章血塵沒讓他拒絕就做了決定。而湯涯竟也沒再拒絕。吃下丹藥後便開始打坐調整身體裡的靈力。


04

他和章血塵的關係在那次之後開始有了轉變,雖然不常見,但是每次接到內閣的任務,他卻總是會看到他的出現,似乎只要他在,章血塵也會在。合作的次數多了,他了解了章血塵的能力,也有意無意地把自己的意圖讓章血塵知道。他有把握章血塵一定會幫他。而章血塵也的確很有興致幫他,不止因為湯涯想做的事能讓他大幹一場,也因為他對湯涯的那種算計有種著迷,當然還有對湯涯個人的一種喜歡。

章血塵很清楚湯涯的聰明在哪裡,所以有時出任務,只要是湯涯建議的,他都會參與;在任務中也多會聽從湯涯的分析再來決定行事的方向。他們兩人之間的配合,使得每次的任務都能完美地完成。

雖然相處的機會多了,但是湯涯還是沒有改變他覺得章血塵是瘋子的印象。只是他的瘋卻又深深符合他的期待,使得他離自己的目標更近。對於章血塵常常對他做些親密的事,他一開始是抗拒的,只是後來漸漸習慣也就由着他了。

後來他幹掉皇煜成了藏閣的閣主,而章血塵也毫不避諱地過來藏閣,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就更為明確了,不過這也只是他和他之間的秘密,旁人無從得之。


﹣﹣﹣﹣﹣﹣﹣﹣﹣﹣﹣﹣

會覺得章血塵欣賞湯涯的算計,是在他們去青鳥宮時的描寫中得到的靈感,因為湯涯是牽引這一次任務的人,而章血塵在和北藏談判後也是聽從湯涯的建議去決定誰進青鳥仙宮。這兩點讓我覺得章血塵對湯涯的行事其實還蠻認同的。

湯涯對章血塵的判詞來自四方台會時唐時差點被巫譽殺死時,章血塵一出手便捏爆了巫譽的心臟,繼而再捏爆他的元嬰,而湯涯的腹誹便是瘋子,所以就用了這個。

這兩人是我在神鑑中覺得頗為有趣的一對,所以就寫了。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