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殷尊】親吻

只是忽然想寫點甜的,算是有點OOC,所以先提醒一下~

隨便看看就好 :P


﹣﹣﹣﹣﹣﹣﹣﹣﹣﹣﹣﹣﹣﹣﹣﹣﹣﹣﹣

「親嘴是什麼感覺?」

聽到這個問題時,殷侯差點把手上的茶杯摔碎,還好本能的反應快,茶杯仍是穏穩地接住了,沒有摔成一地碎片。可是這一嚇,卻不若從天尊口中聽到這個問題來得震驚。

好久沒有被這人問那些令他尷尬的問題了,他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看着天尊坐到他面前,不死心又問了一次:「親嘴是什麼感覺?」

「為什麼問?」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他有點懞的回問。

「我剛才去找玉堂,看到他和你家貓崽在親嘴。」一臉閃亮八卦的表情看着他,「看來他們兩個進展不錯啊~」

聽到這訊息,他也忍不住八卦,「你看到了?」眼中也是閃着八卦的神采。點了點頭,天尊一臉神氣地繼續把剛剛看到的畫面跟殷侯說。末了還評了一句:「還以為這兩小的都遲頓,還要很久才能成事,沒想到進展還是快的啊。」摸了摸下巴,一副很滿意的表情。

聽着他的評語,殷侯也一臉很安慰的表情,知道外孫的情感有着落,而且正應了妖王那個預言,他心底也有一種很開心的感覺。暗暗打算,有機會也要去偷看確認一下。

正當他還沉浸在高興的情緒中時,天尊的問題又向他砸來,「喂,你還沒回答,那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滿臉黑線的感覺罩上他的內心,天尊這種不得到答案誓不休的行為從小就讓他困擾非常,有些事很難解釋,尤其是像他那種對人情世故一竅不通的人來說,更是難以理解。雖說這麼多年,他也不是不知道人有七情六慾,可他只是知道卻不曾有太多的體驗,情人之間的事對他來說更是一片白紙。

「這種事你找個心上人試試就知道了。」邊說邊想着該如何轉開話題,這種事對他自己來說也是種難以說出口的事,雖然他看着邪氣,內心其實對感情卻很容易害羞。只是這樣一個問題,已經使他的耳朵有一點點燒灼的感覺,恐怕是變紅了吧。

「嘖,這種年紀還找什麼心上人,欺負我不懂啊。」天尊有白了他一眼,有點惱。只是好奇心有點起來,他又不想就這麼放棄。轉眼盯着他看,也不說話,好像在想什麼事。殷侯被他看得很不自在,「別想了,還是早點睡吧。」一副就想退開的樣子。

天尊突然拽住他的衣領,湊上就親了他一口,他沒反應過來,只覺得嘴唇被碰到,也因為碰撞的力道有點強,牙齒也有點撞到的感覺,有一點點痛感。他呆住了,瞪着眼前這人,不知道剛剛那算什麼。

「嗯……好像沒什麼感覺啊,可是玉堂看着挺陶醉的,你家貓崽也一樣……嗯……是方法不對還是什麼不對……」碎唸着的同時,天尊也沒放開他,像是在思考很正經的問題。

他慢慢從怔愣中回過神,覺得脖子以下似乎有熱氣一直往上升。他強壓下那股帶點燥熱的感覺,鎮定了一下自己,然後嘆了一口氣。「這種事要兩情相悅才會有感覺的。」說着,抓住他的手讓他放開自己,便想要轉身走開。

「所以,你應該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你有經驗嘛……」

「要不然再來一次?你主動?」好奇寶寶還是不死心地要求道,眼神閃亮亮地盯着他看,卻是非常清澈的眼睛。

心裡再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有種在劫難逃之感。只是看着那眼神,他還是妥協了。伸手托起他的臉,「閉上眼睛」他說道,天尊聽話地閉上,便感覺唇上有了一點溫熱的觸感。然後輕輕變換着角度,一種被吸吮的感覺在唇上漫開,他本能地也回應了那樣的觸感。感覺好像挺不錯的。他想睜開眼睛看看他的表情,卻被另一隻手蓋在了眼簾上,看不到。

變幻着角度的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自覺地張開了一點唇,然後便感覺到對方的舌頭好像輕輕劃過他口腔,感覺到一點灼熱。他沒有抗拒這種觸感,使得對方的親吻似乎在一點一點加重。在他感覺呼吸有點困難時,便被放開了。

眼上的手沒有移開,他沒有看到殷侯的表情,但隱約聽到一絲亂的氣息,跟他一樣。直到兩人的氣息似乎都平穏了下來,殷侯才放下他的手,沒等他睜眼,就轉過身。他沒有看到他的表情。

他回想了一下剛剛的事,仍然不太明白這是怎樣的感覺,只是對剛剛那一吻並不討厭,甚至有一點使他困惑的燥熱感覺在發酵。他摸了摸自己的臉,決定還是先去睡,明天再來想這個事。

轉身回到自己的床上,蓋上被子不說話,沒多久就氣息平淡地睡去了。

殷侯看着他入睡的樣子,無奈地摸摸臉,一種滾燙的感覺在臉上持續燒着,還好沒有讓他看見。只是這樣一來,他和他之間的關係,似乎會有很大的轉變了。他有點苦惱,但又覺得很理所當然。決定還是先不想,睡一覺再說。


﹣﹣﹣﹣﹣﹣﹣﹣﹣﹣﹣﹣﹣﹣﹣﹣

有點沒頭沒尾的感覺,先讓他們淺嚐一下,有機會再來試試深入一點 :P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