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殷侯×天尊】你的髮

他沒想到,隔了這麼久,還會看見那老鬼一頭青絲的模樣。

這日一早,殷侯正在魔宮吃早點,紅九娘突然很着急地跑到他面前來,說天尊好像發生什麼事了,躲著不願見人,還急着找他。

聽見這個消息,他內心一震,別是那老鬼的內力又失控了吧,便急忙趕過去。

到的時候,見大家都聚在那人房間外,雖然一臉擔心,但他感覺不到任何內力外洩,也就放下了半顆心。只是沒看到人還是有點擔心。

知道他來了,白玉堂開了門讓他進去。白玉堂的表情似乎有些無奈,使他有了一點好奇,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進了房,只見房間有點暗,窗戶都緊閉着,老鬼躲在床帳裡,似乎還用被子蒙着頭。

看了看他徒弟,白玉堂只是抬了抬首示意他靠近看。他便走了過去,掀開床帳,拉開他蒙頭的被子,見到了他的一頭黑髮,臉上還帶着不甘和一點憤恨的表情。

忽然看到那頭黑髮,他覺得自己彷彿回到某個很遙遠的時空。若不是天尊的臉上帶著不甘和憤恨的豐富表情,他大概會以為自己突然回到過去。那一頭青絲,在那個人逝去,把所有內力轉給他之後,就突然變白了。如雪白髮,經過多少歲月,才讓他漸漸不再失控,這當中的辛苦,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只是看著這頭黑髮,他擔心的失控並沒有出現,天尊的表情看來也不是在失神中,他才放下心,也有了大笑的衝動。他也真的笑了出來,使得仍聚在房外的人嚇了一跳。

他看得出來天尊很不習慣頭髮變回來,尤其還是在他清醒的情況下,但是他不理會老鬼的的抗拒,還是打開了門滿足了一下眾人的好奇心。在大家的驚訝過後,也讓公孫確認了他的身體狀況,跟自己猜測的一樣。

老鬼那天便頂著那頭黑髮出去玩了,到了黃昏才回來,那頭髮又變回了白髮。真的是朝如青絲暮成雪。這中間卻有着他和他百年的糾纏。

那頭黑髮,他撫過多次,年幼時會被狠狠甩開手;年青時偶爾撫過,會被嫌棄很久;妖王逝去後,有時他失控,他緊緊摟住他時還會拽住他的黑髮,直到他忘卻所有再回到白色。

那頭白髮,他也經常會摸到。同住時,他不是沒幫他梳過髮,有時早起,他自己把頭髮綁了,還會順道幫他梳一下。有時也會幼稚地去揉他那頭髮,那柔軟的觸感依舊,並沒有因為年齡而變得粗糙。

那一次突來的黑,雖然讓他小小地嚇了一跳,卻也勾起他對他那些久遠回憶的念想。也使他在如今常常看到可以自由轉換髮色的技能時也見怪不怪了。

他還是會留心着他的髮色,不論黑白,都是他答應妖王要照顧他的承諾的見證。

-------------

開首的事情是龍圖其中一回寫『髮變』的一些片段延伸。我總覺得天尊的頭髮對殷侯來說也是一個頗為注意的焦點,便寫了這個。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