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鷹王 x 妖王】夜祭

想寫點鷹王和妖王的點滴,用比較散亂如片段式記憶的方式來寫,大概也像一種意識流的方式,算是我的練習,OOC全歸我。


﹣ ﹣ ﹣ ﹣ ﹣ ﹣ ﹣ ﹣ ﹣ 

帶點春寒的夜晚,看着兩個孩子入睡後,他回到自己的房中。穿着不太厚的衣袍,感覺得到一絲清涼,手中捧着一壺酒,回房後放在桌上。 
 
斟了一杯放在桌上,也給自己倒了一杯,輕輕碰了一下對面的杯子,然後飲盡自己手中的一杯,接着又斟,再乾了。如此幾度,一壺酒很快見底。直到壺中再倒不出酒時,他才停下。微勳的眼光凝視着對面那杯尚滿的杯子,杯中酒在燭光中微晃。 


*   *   *   *   *


初次相見好像已經是非常遙遠的事了。那時的他也仍然年少,妖狐的能力尚未穩定。父親帶着他到處遊走,一來是為了鍛煉,二來也是在尋找什麼。在鷹城停留了一段日子,在那裡遇見了那個後來與他牽扯不清的男人。


「……快來,陪我出宮玩……」少年暸亮的聲音,和那帶着陽光般笑容的臉是他年少時最自由時段的記憶。

「有你在就會有好事發生,讓我蹭蹭運氣嘛……」偶爾耍賴的要求,伴隨着一個緊實的擁抱,讓他無奈卻又難以拒絕。

「我喜歡你,不要離開這裡好嗎?」初次的情動,伴着一個生澀的吻,是他必須離去的告別。他記得馬車離去時隱約追在車後漸漸消失的身影。


再見時他和他都有了各自的責任,也有了對命運的選擇。記憶中的少年已不復存,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有着狠戾眼神,王者的氣焰高漲的鷹王。看到對方的改變時,他也不免自嘲,自己又何嘗不是改變了很多。他也非年少,有了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性格上也變得越來越八面玲瓏。

他和他在表面上並不相識,但私下卻仍是維持着見面,交換各自找到的線索。他甚至信任地把鷹皇朝中秘密的卷軸都交由他來研究,讓他去尋找那個傳說中的地方。

那段時間,他在鷹城一處隱秘所在逗留,而他總是在夜晚出現在他的房間。他們談着各式各樣的事情,商議所有該做的事。但是在正事以外,他和他的關係卻曖昧不明。年少的情動仍深深記在他的心底,可是他不確定這個男人是不是還記得那樣的感情。有時候他在離去時會擁抱他,以着耍賴的語氣要他分點運氣給他,有時候卻又公事公辦般顯得冷淡疏離。

「真不想讓你離開……」低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他被攬進一副寛厚的胸懷中。這是他在解開了卷軸的一些謎題後,準備離開鷹城往下一步前進之際,那個男人來跟他告別時卻又突然說的話。少年離別時的那次情動在他們之間燃起火焰,只是情感再熾,他們還是在一夜的溫存之後分離。

後來的後來,分離再聚,再聚分離,直到他把自己的兒子托付予他,那個男人終於還是比他先走了。


*   *   *   *   *

「降兒越來越像你了。有時看着他,總是想到你小時候的樣子。大概再過幾年,他長得再大一些,會更像你。」

『他像我,你就會一直記得我』帶着點自大的語氣輕纏在耳邊,男人向他靠近,輕吻上他。把他拉進懷裡,輾轉纏綿。


睜開眼,他在燭光中回到現實,夢境中的影像卻似已遙不可及。杯中的酒已全無,是他干了還是祭了,他已無力追究。收拾了桌面,他熄了燭火上床。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