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夭長天 x 陸天寒】凝視

凝視一個人太久,有時候分不清是自己在看,還是透過另一個人的心在看。也許一開始的確是透過另一顆心來看,但久了,也許看的不止那一顆心,也有他自己的一部分吧。


夭長天開始有這個疑問,是在他凝視了陸天寒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


換心之初,他非常厭惡自己在陸天寒出現的地方不由自主看着他,他痛恨這種來自另一顆心的不由自主。只要陸天寒出現,他就想逃,可是他逃不了。


不再是白鬼王之後,他有了很多很多的時間去面對過往,以另一個心的角度,無法再想起那種殺戮的快感,無法再感受血刃的沸騰,無法再沉溺在那樣的瘋魔境地,他多出了很多很多的時間去看世事,都是令他厭倦,令他覺得無聊的人世。


他一直不懂情,也不覺得需要懂。就算換了一顆心,他仍然覺得世事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唯一帶來困惑的是那顆心中一絲若有若無的情,對陸天寒的情。


他一直凝視着他。觀察着他的一舉一動,記下了他的面容變化,記下了他的生活習慣,記下了他的喜好,甚至記下了他所有思念的表情。而那些表情,他知道是屬於他那顆「心」的擁有者的。


時間過去了很久,久得他開始發現自己逗留在冰原島的日子越來越長,從偶爾的幾天,漸漸變成幾個月,再變成以年計,甚至到如今只是有事需外出才會離開冰原島,離開陸天寒的身邊。


陸天寒是個冷情的人,冰魚族天生的冷情使他對任何事都沒有太大的熱情。但是冰魚族也專情,他們只要認定了一個人,就會死心蹋地,一輩子只專情於一人。所以陸天寒這一輩子也就愛過那麼一次,心動過那麼一次。可是這唯一的一次換來的卻是遺恨的結局。


對夭長天,他有太多的恨,可他身上的「心」,卻又帶給他無限的思念。有時候他痛恨看到夭長天,但有時候,卻又渴望從他身上找到一些昔日的情絲。很矛盾,也很無可奈何。


他知道夭長天常常在看他,以一種他曾經很熟悉的眼光凝視他。一開始他並不想理會,只是時間久了,他內心的思念讓他習慣了那樣的凝視。他有時也會透過那雙相似的眼睛想着另一個她。


歲月真的能使人變得柔軟,對夭長天的恨,在漫長的凝視中逐漸淡去。後輩的成長也令他感覺到自己的老去。外表的變化雖然不大,但他感覺得到自己內心中歲月流過的痕跡。


夭長天開始長期逗留冰原島後,他變得沒有那麼討厭看到他。心平氣和的時日,他和他甚至能一起喝酒,下下棋。他不是愛說話的人,夭長天陪伴他的日子,他們之間也不常開口,但卻能安於那種靜默的陪伴。


不過夭長天有時也會故意逗他生氣,讓他發怒,然後笑笑地離開幾天,等他怒息了又回來。這種故意,是她不會做的事,而他發現自己漸漸能接受這種分別。


因為開始會留意,所以當夭長天一言不發往西而去時,他才會覺得奇怪而跟去。結果他們到了西蜀,莫名其妙解決了白鬼族的事情。夭長天沒有換回他的心,也不可能換回來。經此一事,他感覺自己心中也放下了一些長久以來沒有釋懷的心事。


夭長天繼續他的凝視,不管那是屬於那顆心的,還是屬於自己的。而陸天寒也習慣了那樣的凝視和陪伴。


﹣﹣﹣﹣﹣﹣﹣﹣﹣﹣﹣﹣﹣﹣﹣

因為想到「凝視」一詞,覺得夭長天和陸天寒這兩人的關係其實挺微妙的,所以就用了這個。

最近在一點一點重刷龍圖和黑風城,想寫一些我對不同角色的感覺。不太能算故事,反而像是一些內心描寫,就隨意解讀吧。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