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殷尊】日常小片段

近來很迷龍圖和黑風城,對殷侯和天尊也很喜愛,只是想寫一些我想像的小片段。

﹣﹣﹣﹣﹣﹣﹣﹣﹣﹣﹣﹣﹣﹣﹣﹣﹣﹣﹣﹣﹣﹣﹣


之一  老鬼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互稱對方為「老鬼」的呢?在一次閒聊中被昭兒問起,殷侯細想了一下這個問題。

他和天尊相識了一百多年,兩人從很小就跟在妖王身邊,都還是團子的時候,兩人整天都在一起,可以說每天一睜開眼就能看到對方,要說話什麼的都是直接就說了,也不需要什麼稱呼,就算真要喊對方,也往往一聲「喂」就可以了,反正天山上就他們三人,「喂」一定就是直指對方。

妖王常常會糾正他們,讓他們互喊名字,可兩人的脾氣就是倔,從來不會以名字互稱,妖王也沒他們辦法。後來就各取了一個暱稱來調侃他們,引得兩人更不願以任何的方式去稱呼對方。

雖然如此,兩人其實都知道,不用名互稱是因為他們身邊並不會有其他人如他們兩人那般的默契存在。他要對天尊說什麼時,只需提幾個字,對方就明白了,反之亦然。太熟悉的說話語調氣息,有時甚至也不太需要開口也能明白,稱號也就不重要了。

開始稱對方為「老鬼」是在他們都過了耳順之年後,雖然他們外表都看不出年齡,但就是在某個時刻很默契地開始用老鬼稱呼對方。這稱呼背後那些共同經歷過的歲月總是會悄無聲息的湧上心頭。或許也是因為他們都逐漸地明白跟著妖王生活的那個曾經已經過去太久,久得如蒼海桑田都反覆了不知多少回。而「老鬼」或許也代表了他們失去的妖王那永遠無法蒼老的面容的記憶。


之二  互掐

殷侯和天尊常常一言不合就互掐,掐着掐着就打起來,總得打到過癮了才放開對方。而這種互掐別人看得或皺眉或扶額,卻無法了解這是他們百年來相處的方式。

互掐是從很小就開始的了,尚未能掌握武力時,他們之間的打架其實也是過招,妖王教他們的功夫是依兩人的屬性來教,所以有時候讓兩人過招也是讓他們進步的方式。加上兩人總也不互讓,又各有各的執著,打着打着反而越打越有勁,進步也神速。另外也因為兩人的實力和悟性相當,在反覆的較量中也打出了默契,知道如何打是最有趣的過招。所以別人看着以為幼稚的互掐,卻是他們共同的生活印記和練習的日常。


之三  制約

自從兩老爺子跟着兩外孫徒弟常駐開封和四處出巡之後,殷侯和天尊多了很多時間一起逛街。殷侯口上總是抱怨和無奈,卻又總是認命跟着天尊,不讓他闖禍和搞丟自己。

他記得妖王對天尊的寵溺,總是由着他迷路然後偷偷跟着去收拾殘局。妖王有時還很故意地讓天尊四處闖,然後會要他去領他回來,妖王總是笑着對他說「你比小游聰明,要多照顧他」,久而久之,彷彿成了一種制約,只要知道老鬼一個人出去了,他就會自動自覺去領他回來。也因着百年養成的習慣,別人找不到天尊時,他總能在第一時間找到,彷彿探測天尊的羅盤就在血液裡,想甩也甩不掉。


之四  房間

在魔宮和天山,他和他都為對方留了一個房間。

百年的歲月,他們其實也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在殷侯引退成立魔宮後,天尊曾經在魔宮住過一段日子。一方面是陪殷侯休養生息,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厭倦了江湖所謂正道的虛偽。那時候,他倆還是維持着和妖王一起生活時的習慣,起居同在一屋子,睡覺會在同一房間裡。想念妖王的時候,他們也會一起回天山那個曾經和妖王一起居住的屋子。

後來殷侯成親,天尊過起了四處遊歷的日子,但仍會在某些時候去魔宮找他和那些魔頭小聚。只是他們不再同住一房,但殷侯還是在自己的房間隔壁給天尊留了一間他專屬的房間。設備裝飾都是天尊喜愛的東西,天尊也在這裡留着一些他常用的物品,如自家一樣。同樣的,在天山那邊,天尊也另僻了一間房間給殷侯,讓他能携眷去小住。

不過分房的日子沒有很久,她逝去之後,殷侯保留了所有他們在一起生活時的東西,卻沒有再在那個充滿妻子回憶的房間裡睡。相反他在為天尊留下的房間裡另放了一床,再度過起以前的生活方式。而天山那邊屬於他的房間也再度荒廢,他仍然回到以前共居的房間。

如今跟着兩小的在開封和各處住宿,他與天尊也如常地會被安排在同一個房間,熟悉的氣息也總能讓他好好的睡着。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