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鄒霖】背

夜晚的黑風林很難進入,沒有熟人帶路不止隨時會迷路,更容易成為狼群的點心。但是對鄒良來說,黑風林是他另一個家,出入是隨心所遇,而狼群更是他的家族。

結束了一天的值班,他沿着熟悉的路來到黑風林中狼群聚集之地,目的是為了來接霖夜火。近來狼群添了好些小狼崽,那妖孽便常常趁他要當值守城而自己溜過來看那些小狼崽。

自從跟霖夜火的關係算是擺上枱面後,鄒良常常會帶他來黑風林看望狼群。而這些狼兄弟知道霖夜火算是他的「家屬」,所以也接受了他的出入。來的次數多了,如今霖夜火有時自己過來,狼群也不會起騷動,任由他自由出入。那些剛出生的小狼崽也因為他的常出現,現在都會跟他玩。

鄒良來到狼群之地,先去塞勒那邊看看,因為塞勒的兒子小白狼是霖夜火最喜歡的一隻,先來這邊找,碰上的機會比較大。結果他果然在。

只不過,或許是玩太久累了,鄒良來時便看到霖夜火抱着小白狼睡在草堆中。明明穿得一身鮮艷明亮,卻絲毫不嫌棄地睡在草堆中,弄得身上和頭髮上沾了不少的草屑。大概也是一直抱着狼崽打滾,身上還沾了一些狼毛,弄得像個野孩子般。

本來鄒良打算叫醒他一起回去,但在靠近時,看着那張精緻的臉,帶着一臉滿足的微笑睡着,他又有點不忍叫醒他。不得不否認,醒時不是二得令人扶額就是囂張得讓人忍不住要打擊他的霖夜火,在睡着時的樣子還是賞心悅目得讓人忍不住想一直看下去。

就這樣坐着看了一會,直到看到他懷中的小狼崽不僅窩在霖夜火的胸口,呼吸的氣息似乎還吹進了霖夜火衣衫撇開的皮膚上,鄒良不禁有些嫉妒那隻可以窩在那個地方的小狼崽。最終他決定還是先把人帶回去。

不想叫醒他,鄒良只是小心地把小狼崽從他懷裡拎走,還給塞勒。然後背起霖夜火打算走回去。

許是真的累極,霖夜火在他這些動作下都沒醒,只是在趴上他的背時,微微哼了聲,然後把臉埋在鄒良的頸窩處。鄒良知道若是在清醒時,霖夜人絕對不會讓他這樣背,就算肯也會把臉挨上來,絕對會說這樣會把臉壓壞。

邊走邊想着這樣的事,鄒良忍不住臉上帶笑。那笑容有掩住的溫柔,可惜霖夜火睡着看不到,否則一定會哇哇大叫覺得是奇觀。

鄒良的步伐很穩,雖然要走一段頗遠的路,但他的氣息卻一點不亂,使得霖夜火在這樣的移動中也沒有醒過來。

霖夜火正在夢中,他夢見自己像是坐在一張搖椅上,身體輕飄飄地,那種搖擺很舒適,一點不擔心會掉下去。耳邊隱約有點規律的聲音在跳動。他覺得自己陷在一個很熟悉的氣息中,這種氣息很像某個人。雙手不自覺地環抱着什麼,臉也不自覺地蹭着。他喜歡這個夢,不想那麼快醒來。

鄒良感覺到他在頸邊蹭着的動作,還有他忽然緊緊抱着他的手,氣息也因為臉轉向他頸項內側而使得他有點癢,讓他不覺就加快了腳步。

加快的速度也傳到霖夜火身上,他的意識開始漸漸轉醒,感覺到自己在移動,微微睜開眼時看到的是男人的下巴,而熟悉的氣息和身上的味道讓他知道自己在鄒良的背上。難得不用自己走,又能享用一下鄒良的服務,他決定還是繼續裝睡。於是頭又蹭了蹭轉向外面,以防被看到眼睛。

頭向外地趴着,耳朵便不由貼在頸脖處,隱約的心跳聲從他胸口貼着鄒良後背的位置傳來,因為貼得近,兩人的心也像是貼在了一起。而他心跳聲的規律似乎也影響了他,霖夜火覺得自己的心跳彷彿也跟他同了步。臉不自覺有點微熱。

腳步聲踩踏在月夜的路上,和着他和他的心跳,感覺像是忽然間整個世界就剩下他和他兩人。而這樣安靜的相處比起平常總是被氣得跳腳更讓霖夜火覺得陌生。但是這種陌生卻帶着絲絲甜蜜。如果能一直這樣走下去,他也覺得很好。

不過路總會走完。很快黑風城的城門就在眼前。霖夜火依然裝睡着,沒有睜眼看,但耳朵的卻因為眼睛不看而對聲音更為敏感。鄒良背着他走的樣子,在經過城門口時似乎也有士兵笑着跟鄒良調侃,但鄒良也只是笑着回應,甚至讓他們輕點聲,不想吵醒他,語氣中有着溫柔。

霖夜火對這樣的溫柔有點不憤,因為平常也不見他這樣好聲好氣地跟他說話,若不是他說得氣人,他也不會總是跟他生氣。

想着這些時,他們已經回到鄒良的府中。鄒良背着他直接回了房。

回到房間後,他感覺鄒良把他輕輕放到床上,並且幫他脫了鞋,然後坐在床邊也沒離開。他想睜眼看看,但又怕被發現,只好繼續裝下去。

然後他感覺到鄒良的手輕輕撫上他的頭,撥開了一些粘在臉上的髮絲,再順着臉頰向下摸,直到停在嘴邊。他想掙扎,但又有點貪戀這樣溫柔的撫觸,直到感覺到脣上有了另一個人的氣息和溫熱的觸感,他忍不住睜了眼。

鄒良在親他,睜開的眼剛好就落入那雙黑瞳中,像隻捕獵的狼正等着獵物上勾。然後他看到鄒良的眼彎成了一個帶笑的弧度。脣貼着脣,但依然從胸腔中哼出了笑聲。暗啞的聲音傳出來:「還以為你不打算醒過來了。那我就直接享用了。」手已經伸向他的腰側,似乎想解他的腰帶。

「你……」才剛開了口,他的舌便伸了進來,撩撥了他的氣息,而他身體的重量也壓在他身上,使得他一時無法起來。鄒良越吻越深,像是打定主意不讓他作任何反駁。他想掙扎,但最終也被那個深入的吻融化。

直到兩人都有點氣息不穩,鄒良才放開他,但也只放開一下子,便又捲土重來。似乎察覺了鄒良想做什麼時,他喘着氣問他:「你明早不用練兵嗎?」想以此來阻止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但卻被回以「明日我休沐,所以……」。沒說完的話卻已經給了足够的提示。而霖夜火被再度吻上後,也再沒力氣去反抗了。不過他心裡也清楚,或許也因為這一夜感受到的那些溫柔,使他沒了平日跟他爭鋒相對衝勁。即然互相心悅對方,有時還是多交流情感比口頭上的負氣要好。


﹣﹣﹣﹣﹣﹣﹣﹣﹣﹣﹣


只是突然的一個想法,於是就有了這篇,依然是混個更~

因為是深夜突來的靈感,有錯的話之後再來改,先將就看看吧。

後續嘛,看情況XDDDDD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