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鄒霖] 香氣與烙印

流水聲輕輕地在靜夜中迴響着,溫泉水的熱氣氤縕,縹縹渺渺在山澗裡。他們跟隨着開封一行人來到白玉堂母親的映雪宮遊玩,每個房子都有溫泉環繞,所以他便也趁機來泡一下。 


在溫熱的泉水中放鬆了心神,手在不經意撫過肩膀上那個火鳳烙印時,鄒良便也想到那個烙印的人。 


在心思隨意飄散之時,身旁也傳來腳步聲,抬眼望去,披着一襲紅色輕紗的霖夜火緩緩走來。輕紗有着透明感,輕易可以透視到紗後白晰的皮膚,長髮披散着,雖然是男子身,卻不得不說他這個樣子仍然稱得上是傾城之姿。 


知道他在看着,霖夜火也沒怎麼掩飾,坦然地脫了輕紗踏進溫泉裡。他和他的關係,在經歷過種種事情後也算是漸入佳境。雖然他還是常常會被鄒良的一些流氓行為惹怒,也常常和他吵吵鬧鬧地,但私底下,兩人之間卻也是逐漸習慣了在對方面前坦然的樣子。 


進入溫泉,舒服地嘆了口氣,在水中伸展着身體,讓溫暖的泉水完全漫過整個人,只留頭部以上在水面上。白晰的皮膚在水中一泡,也慢慢變成粉紅色,襯得霖夜火整個人更妖艷。 


鄒良靠了過去,輕掬起他泡在水中的長髮,聞到一絲跟印象中不同的香味。 


「你換香油了?」 


「聞出來了?」霖夜火似乎很滿意他聞出來了,便又接着說:「這款香油是最近很盛行的一款,香味淡而不膩,還是限量的,我好不容易才買到的。也只有這樣的才襯得起我的美貎啊!」 


「俗氣。」看到那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鄒良忍不住就否定了他。 


「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被那一口否定的語句激起不滿,霖夜火睜大眼睛瞪着鄒良,著火般的怒顏為他那妖艷的臉色更添生氣。隨手抽回自己的頭髮,他生氣地轉過頭,身子也向旁邊挪了過去,背對着他趴在池邊,不想理會這個讓他生氣的人。 


「之前那個味道比較好,也襯你。」見他生氣,鄒良補了一句。或許是本身有點狼的屬性,他的嗅覺比較靈敏,對不熟悉的味道特別敏感。而他已習慣了霖夜火身上之前那股帶點神秘的幽香,卻不會刺鼻,又與霖夜火本身很合的香味,所以很直白地便說出了他的感覺。對於霖夜火,他從不掩飾他的喜好。 


聽到他的補充,霖夜火心情又轉好了。其實他會換香油,除了是嘗新,也是想換一下味道,怕總是一樣的味道他聞久了會膩。雖然兩人總是會拌嘴,鄒良又是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就氣死人的個性,總是惹他生氣,但身在情中,不免還是會在意另一個人的感覺。 


鄒良靠近他,輕撫上他蕩漾在水中的髮,進而摸上霖夜火的肩膀,為他按壓。恰到好處的力道使他整個人放鬆泡在泉水中,趴着的身子軟軟地靠着池邊,閉着眼享受這放鬆的時刻。 


看着他如此無防備的樣子,鄒良按壓的手逐漸往兩旁移動,人也越靠越近,在幾近貼上霖夜火背脊時,低下頭吻上那白晰的皮膚,雙手把人擁進懷裡,進而用力地在肩頭吮出一點紅色的印痕。霖夜火感覺到這用力,睜開了眼,怒瞪向他:「你幹嘛?」 


「蓋個印。」鄒良不客氣地說。放開一隻手點點他肩膀又指了指自已肩上的烙印,說:「這樣就一對了。」

 
「你!」霖夜火看向自己肩頭被吮出的紅色印痕,再看看鄒良肩上那個自己烙下的印痕,莫名覺得臉上火燒似的,愣了一會兒,對鄒良那帶點流氓調子的理所當然感到不憤,忽然轉過身,抓着他的肩膀就咬了下去。那火鳳的烙印便多了一圈牙印蓋着,像是個圓形印章。看着這個「印章」他挑釁地看了鄒良一眼,他覺得自己是凶狠的樣子,但在鄒良眼中卻是媚眼橫生,風情無限。當下也不再回應什麼,只是扛起他就走,決定扛回房間去回應他的挑釁。霖夜火被他的動作嚇到,一時竟也忘了反抗,只是在他一路扛着走時想起他的紅紗還留在池邊。 


泉水本來就建在房間外,鄒良把他帶回房也不過轉眼的事,關上房門,一室的旖旎風情就是兩人之間的情趣了。


---------------------


久未更文,混個更。不盡之處就將就着看吧~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