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賀一航 x 沈紹西】心眼

冷CP,看十大副將時突然想起沈紹西初次出現時的情景,然後覺得他和賀一航也有點配,於是寫了這個。也很好奇這對不知道有沒有人寫過。

私設頗多,OOC注意。

片段式的文,算是讓他們的關係慢慢進展的呈現,不到之處將就看吧~


﹣﹣﹣﹣﹣﹣﹣﹣﹣﹣﹣﹣﹣﹣


00

賀一航,這個名字他聽過,知道他是九王爺身邊的名將,但從沒想到自己會跟他扯上關係,而且還牽扯很久很久。

沈紹西,這個名字並不特別,但他的天盲卻賦予他更能看穿真實的澄明,對他而言,是非常特別的存在。

 

01

「看不見是怎樣的感覺?」他曾經這樣問過他。

「你閉上眼就知道了。」他如此回答。

「那不一樣。」然而對方並不滿意他所回的。

「大概是看得見卻故意不看,和眼不見但卻看得清的感覺。」他故作高深地再解釋道。

對方沉默了一會,似乎在沉思什麼,然後忽然問他:「你要不要來幫我?做我的副將,一起上戰場。」

「你確定?我這樣適合?」指了指自己的雙眼,他問道。

「因為這世上眼不見的人比較多,我需要看得清的人幫我。」他用他的話給了他一個無法拒絕的理由,也是讓他服氣的理由。

因為生來就是天盲,別人待他,不是無盡的惋惜,就是難以避免的偏見,能平淡看待他的人甚少。雖然他對自己並無不滿,但難免需要面對不懂的人的特別對待。而初識不久的他,卻能領會他的自嘲和微諷,使他有了被理解的愉悅。而後來在長久的相處之後,他發現這人總會有些歪理使他心悅誠服。

 

02

「稟副帥,西夏派使者來訪,說是給王爺送生辰賀禮。」士兵來報時,沈紹西正準備離開賀一航的營帳。

「知道了,讓他進來,連同賀禮一起。」賀一航回道,「紹西,你也留下,幫忙看看。」

「好。」他回到原來的座位,等待使者進來。

沒一會,使者進來,見過副帥後寒喧了一會,才呈上賀禮。是用一個上了鎖的盒子包裝的禮物。使者打開展示了一下,便又合上了那個禮盒。他在聽到盒子合上時微微皺了皺眉。賀一航客氣地收下了禮物,便讓人領使者下去休息。

「這禮物有問題?」賀一航問道,語氣中有着一點了然,卻又像是故意要問他。

「嗯,你也看出來了?」他沒直接回答,卻反問了一句。

「因為我看你皺了眉頭。」賀一航緩緩向他靠近,忽然伸手畫過他眉稍,他感覺那氣息靠得有點近。沈紹西愣了愣,有點反應不過來。

「因為…那盒子在合上時,多設了一道機關,和開鎖時不同;而且那人合上時氣息稍為有點緊張的感覺。」回過神,他頓了頓才把話說完整。

「果然,這東西設了機關吧,找人打開看看。」說完便沒再理會那個禮物,卻撫了撫他的臉,笑着說道:「有你幫着『看』,我就放心了。」

「你只是圖省事吧。」不太習慣他這樣的接觸,沈紹西躲着他的手,並且道出他話語背後的狡猾。

「能省則省,否則累死自己也沒人會心疼啊!」賀一航沒有否定他的判斷,反而坦然了他的偷懶。

「歪理一堆。」沒好氣地駁斥了一句,沈紹西決定還是先回去做自己的事。

 

03

「副帥,累就早點休息,這些事一時還不急。」感覺到對方的疲憊,沈紹西還是忍不住開口了。

「聽得出來?」篤定的口吻,也沒有否認,賀一航的反問算是承認了自己的累。

「你的氣息拖得比較長,跟你有精神時反差比較大,如果不是很疲憊,你不會這樣。所以還是先休息吧。」解釋了一下自己的感覺,也算是進一步的勸導。

賀一航離開座位,向他走來,看向沈紹西那雙眼睛,雖然知道他看不見,但這樣看他的雙眼卻能讓他的心情平靜。他是個非常擅偽裝的人,為了守護所有人,他把自己放在很後面的位置,隱藏了所有的情緒和辛苦,只為了讓在前方作戰的兄弟們能無後顧之憂。有時候他覺得連自己都能騙過,卻從來騙不過沈紹西。那雙看不見的眼睛,卻能清楚地看穿他的掩飾。也唯有在他面前,賀一航可以毫不掩飾。

「真的都瞞不過你。」舉起手,輕輕撫過他眼角,然後賀一航把他擁進懷中,「就讓我這樣一會。」

感覺得到他的氣息就在耳邊,沈紹西也輕輕回擁着他。他能理解賀一航的累,理解他的付出,知道他在所有人面前有很多的掩飾,有時甚至是極度壓抑自己的掩飾,只為了達到最好的結果。而騙過了所有人的他卻唯獨對他撇開心胸,這一份信任,他很珍惜,也想要成為他身邊最好的輔助。

 

04

「東西都準備好了?」

「嗯,明天一早出發。還有什麼要我代傳的嗎?」

「沒有了,該說的都說了,其他的你都知道。」

像是開場白般的閒話說完,賀一航仍站在營帳中看着作最後檢查的沈紹西。因為惡帝城的事有所發現,使他不得不派遣沈紹西去一趟開封向趙普報告。長久以來,他甚少跟他分開,有沈紹西在,他做任何事都能很快解決。沈紹西的能力很好地輔助了他。一時間要讓他離開一小段日子,竟然也使得賀一航有了點不太習慣的感覺。所以才會在這一刻有了不若平常干脆的遲疑。只是這事的輕重使他不得不派最信任的他出去,面對這種不習慣,他只覺得陌生。

「路上自己多小心。」像是總算找到要說的話般,他最終只能說着這樣一句平淡的提醒。

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沈紹西向他靠近。最終站定在他眼前,雙眼準確地向着他,微笑地說着:「我去去就回,很快的。」

一種被看穿的尷尬浮現在賀一航臉上,半掩着臉,他神色複雜地看着那雙帶笑的眼,心中想的是還好他看不見,否則自己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怎麼了?你好像有點熱?」敏感地查覺到一點不同,沈紹西問着。

賀一航伸手把他攬進懷裡,明知他不會看見自己的表情,卻又心虛地想要掩飾。「你總是『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心眼真多……」他故作輕鬆地說道。

「我的心眼只有一個,只是用來看事情的,你的『心眼』才多吧,都用來算計人的。」沈紹西反駁道。

「哈哈哈……」賀一航忍不住大笑出聲。他覺得自己當初把他留在身邊果然是對的,沈紹西真的是最有趣的人。這聰慧又澄明的心眼,配他那複雜多計算的心眼真的是絕配。

笑够了之後,他說了一句「等你回來」,並且吻上了他的唇。這個人,他會一直留在身邊。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