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ko 瑩

這裡用來看同人和隨便寫些什麼,放一些隨筆。

【殷尊/尊殷】習慣

算是久違的發文,近來因為重看全職,一直沒有追黑風城後續,也是累積了好幾篇後才再追下去,看到殷侯去魔鬼城後知道天尊在黑風城教訓江湖人的事而有了這個短篇。日常私設,有OOC之處也請包涵。


﹣﹣﹣﹣﹣﹣﹣﹣﹣﹣﹣﹣﹣﹣


「宮主,你看這個,應該是真品,挺漂亮的一個古器。」旁邊傳來的詢問聲引起了殷侯的注意,接過對方手上的古器,仔細地端詳了一會,他點點頭,忽然開口說道:「老鬼,你看看這個……」轉過身就要伸手去拍旁邊的人,然後他突然定住,話也突兀地止住。


身旁站着的是吳一禍,看向他的眼光似有點驚訝,卻又像是有點了然。殷侯尷尬地收回了手,並且不太自然地咳了一下。


這幾年跟着外孫住開封,又隨着一起東奔西跑,天尊也很自然地跟在白玉堂身邊,造成他們兩老也變成了天天膩在一起的習慣。每天伴隨着一同出門閑逛,一同找樂子,久而久之,以往的那種形影不離的習慣又再次拾回,以至於這一刻,拿着一個古董,想拿給老鬼看,心底還有着幾分篤定那老鬼會喜歡。只是當舉起的手落空,那個本該站在身邊的白衣身影,換成了不同顏色衣飾的病書生時,殷侯才突然發現自己似乎陷入了某種習慣的步調中。習慣的稱呼順口溜了出來,習慣的手勢不經意就舉了起來,連如何面對、如何言語、對方會如何反應等等都似乎從腦海中常年累積下來的習慣中浮現出來。


殷侯覺得這真的太尷尬了,耳朵開始有點發熱,只好努力掩飾着。


這次和魔宮眾人到魔鬼城一遊,老鬼沒跟來,那習慣了的身影不在,他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沒了早上互嗑互嗆的人,醒來總覺得安靜異常;沒了鬥嘴互懟互搶食物的人,吃飯似乎也變得少了點樂趣。甚至連如今逛個街,竟也是下意識去看對方會喜歡的東西,殷侯總覺得,自己這習慣養成真的有點糟糕。


苦笑着搖了搖頭,他還是買下了那件古器。因為知道對方會喜歡,也知道這古器對方應該還沒有收集過,就是土產吧,他如此想着。

*   *   *

黑風城裡,清晨的光漫進房間,床上的人感受到那光線模糊地呢喃了一句:「老鬼,去關窗……」只是等了好一會,房中卻沒有其他動靜,那被光線擾醒的人才張開眼往對面床看去,就要開口抱怨幾句,才發現對面沒人。


一時間,被那空床勾起某些記憶,相似的情景給了他一點不知今時是何夕之感。


房門忽然被打開,小四子跑了進來,天尊才又記起自己在哪裡,也想起對面床的人跟那群老頭子老太太們去了魔鬼城玩了。因為這麼一點小小的起床氣式的不快,天尊這天的心情開始得並不太愉快。


用完早點,下意識扭頭想問某人今日做什麼,卻又再度因為落空而鬱悶。實在是這些日子以來,兩人形影不離地總是「出雙入對」,天尊總是習慣先去找那個身影。


如今只不過分開幾天而已,竟然就覺得失落了,天尊覺得這真的太氣人,可是他卻又說不出為何會氣人。甩開腦中糾纏的事,他決定跟那群跑來他跟前邀他一起去逛街的天山小鬼和書院小鬼們出去。雖然他總是無法記清楚這些小鬼誰是誰,但無所謂,他只是想找點樂子。


一早上這裡看看,那裡瞧瞧,一大堆人的吵鬧就沒停過,天山那些小鬼繞着他問一些習武的事,他也就隨口指點着;而當他逛進古董鋪子,又輪到書院那些小鬼來幫忙看東西,結果也真讓他買到好些不錯的古董。這讓他一早心情不太舒𣈱的情緒好轉了不少。


然後走累了,隨意進了家茶館休息,結果卻碰上一些江湖人。那些人的樣子,他不記得有沒有見過,也不在意,但他們在旁邊高聲說什麼要除害,又說什麼要主持正義,要選什麼盟主之類亂七八糟的事,頓時讓他想起很多很久以前總是在老鬼那邊出沒的江湖人,加上近來黑水宮一事的攪和,一波一波總學不會教訓,常常弄巧成拙的江湖人,那些舊怨新煩,勾起了他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怒氣。於是天尊就干起了以大欺小,以教訓為名修理了那些江湖人一頓。天山的小子們給他助了威,他也讓那些小鬼歷練歷練,還讓書院小鬼們好好教育了那些沒什麼智力的武人一番。


經過這一番教育和修理,天尊覺得這真的讓他神清氣爽不已,決定在老鬼回來前都拿這事來消遣,而那些江湖人也的確該管,別總是在那添煩犯蠢。


 

*   *   *


天尊在黑風城教訓江湖人的事很快傳開,殷侯在魔鬼城也聽到消息了,尤其在聽到某些特別耳熟的門派、人名收到的教訓特別耐人尋味時,雖然不想往自己臉上貼金,卻又覺得這怨該不會是以往他那邊累積下來吧。


想到以前也常常是天尊出馬為他解圍,維護他去教訓那些人時的情景,那種被維護的感覺還是讓他感到溫暖。他忽然也很想湊一下這個熱鬧,甚至有點迫不及待想去看看。


知道霖夜火要回黑風城,他也決定跟着一起回去,本來還打算多留些日子和魔宮眾人一起遊玩的心如今卻只想要早點回去,回到那個習慣的身影旁邊。帶上為他買的「土產」,殷侯隨着霖夜火一同回到黑風城。


以往他還會顧忌一下和江湖人的恩怨,不想留下太多仇恨,如今他卻不想忍了,回來看到天尊後,加入和他一起去教訓那些江湖人,他覺得這樣很好,尤其看到天尊那高興的樣子,也令他愉悅非常。


分開的幾天,那種身邊好像少了點什麼的落差在回來後也順利地回到往常,也讓他更清楚,對這個習慣的養成自己有了更習慣的接受。


   
© Keiko 瑩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3)
热度(46)